更重要的是我想看看蔚来的车主都是些什么人-动画新闻-新闻通讯稿
点击关闭

品牌活动-更重要的是我想看看蔚来的车主都是些什么人-新闻通讯稿

  • 时间:

王思聪被限高消费

「當時手機給我推送,發佈會剛剛到一半我就點進去了,然後就覺得挺好的,就想嘗試一下,之前我家裡開的是英菲尼迪的混動車型,顯然我不需要2輛7座車型,就把原來那輛賣了。」但這是50萬的試水,你們為什麼會相信這樣一個全新的品牌?

(編輯:姚凡)

但為什麼要專程從青島趕過來參加活動?要知道蔚來的活動車主需要支付3000多的費用,與傳統的廠商不同,NIO Summer的活動幾乎都是直接像車友收費的,公關的說法是,蔚來會設置一定的調性,但也讓自己的用戶參与組織活動,有時候出門的理由就是見見朋友。

8月21日訊 在炎熱8月的一個午後,我前往安吉參加一場蔚來的車主活動,基本上是開車到安吉,然後體驗下飛行,晚上入住安吉的度假酒店。這是蔚來在7.1-8.20全國發起的480場NIO Summer活動中的一場,顯然蔚來想要和他們的車主群體建立更深的連接。

最近幾個月,關於蔚來的各種大新聞又重上頭版,有一些積極的,而有些卻是不妙。所以當蔚來發出邀請,無論何時我都喜歡飛行,更重要的是我想看看蔚來的車主都是些什麼人。他們來自哪裡?他們是怎麼接觸到這樣一個品牌的。去年我們做《FE跟我看》節目的時候,選過一些車主做我們的嘉賓,或多或少能感受過他們的熱情,也看過NIO自己的介紹,說上海車展有多少人志願來幫忙。

「但買車的人多了呢?」我能感受到車主寫在臉上的滿意,這我同意,事實上李斌的團隊在面對用戶時的真誠總是令我印象深刻。這是奔馳、寶馬和大眾不可能為車主提供的,他們的CEO只是在重要的車展上亮相,說一聲你好就切回了英文發言。我打賭吉利或者長城的車主也沒有收到過李總或者魏總的短訊。我上一次知道品牌CEO給客戶發短訊,那個品牌叫帕加尼。往往在國內,你需要爬上引擎蓋才能讓某些品牌真正重視你的聲音。

另一位車主給我談起蔚來服務的感受,「有一次我的車在高速上扎釘子了,同路的還有好幾輛車,我們都困在了服務區。當時我其實是有些竊喜的,終於第一次享受到了蔚來的服務。很快1個小時內,Fellows和保障車輛就到了現場,很快幫我換了胎。其他爆胎的司機非常驚訝,直接圍上來問,是否可以加錢幫他們也換了。」

我能體會到,目前購買NIO的車主,對新品牌和產品的接受度很高。許多人在現實生活中就是科技產品的重度使用者。但如果NIO希望真正獲得商業上的成功,他們還需要讓更多的「普通消費者」感受到這些增值服務的價值,那些並沒有那麼勇敢,也對5-10萬溢價敏感的群體。但好消息是,如果我真的處於「必須買一輛電動車」的困境中,那通過這次活動,我至少發現有些車主妹子長得不錯——或許這是說服我這樣「普通人」最好的方式……

另一位車主接過了話題,「我抱着看笑話的心態交了第一筆5000元的定金,也選了號,但去年5月在上海的試駕改變了我的看法,真正測試過ES8后,我感覺這是一輛好車,當時就決定購買了。實際上,當時在他們的App上,我曾經發出各種質疑,甚至一度被他們認為是車黑。」

「買車送服務」另一位車主,特地從青島趕來參加杭州區域的活動——事實上他還先去了一次上海參加NIO Summer的其他活動。「我們家買了2輛ES8,又定了1輛ES6……」好吧,我是服氣的。「當時我買車的時候,好幾個月我是青島地區唯一的ES8用戶,整整幾個月,他們的Fellow團隊圍着我轉,幫我提供各種服務。後來李斌來青島和我們見面,通過朋友推薦,半年時間內已經有了100多位車友。基本上身邊不擔憂續航的朋友我都推薦了蔚來的產品。」

所以我能理解NIO車主的滿足感,斌哥上百億身價和我稱兄道弟呢。但這樣的服務能否在NIO用戶和產品線擴張后維持?車主們說他們不會排斥新加入的用戶,理論上,算好數學模型,隨着用戶的增加,後期服務投入的邊際成本也應該會下降。但更大的問題是,或許直接降價5萬,是更加直接的做法?

「他們發佈會到一半我點進去了」一個下午的等待換來了10分鐘的飛行,隨後,我發現自己和一群年輕的NIO車主坐了下來,由於車主們看着也不像是廠商找的托或者公關挑選的「KOL」或者按現在品牌消費降級的調調「KOC」,所以我的第一個問題就是,你們是怎麼知道蔚來的?

確實,如果你居住在蔚來保障服務發達的地區,簡單的說就是長城以內黑河騰衝線以東,這可能是你在同價位能享受到最好的服務體驗了,車主甚至向我分享了鑰匙丟失后新配的價格——在合資或者進口廠商,沒有5000元是下不來的,NIO可以在3位數搞定。這都是很小的細節,但能展現出NIO的銷售和售後體系的高效率——而這是傳統依靠4S店的廠商所不可能達到的。

今日关键词:广西放开城镇落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