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每次在展示和推广‘弹棉花’工艺的时候-单机rpg游戏-爆料新闻
点击关闭

棉花晓栋-我每次在展示和推广‘弹棉花’工艺的时候-爆料新闻

  • 时间:

世界银行和IMF发声

海歸碩士兩個相去甚遠的身份「我現在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讓大家重新用現代的眼光看待『彈棉花』這種傳統工藝。」來自江蘇張家港的蔣曉棟今年33歲,在旁人的眼中他有兩個相去甚遠的身份,一個是光伏企業的出口貿易業務負責人,另一個則是「彈棉花」工藝的推廣者。

2018年年底,蔣曉棟決定正式對祖傳的彈棉絮技藝進行推廣。在他的幫助下母親註冊了自己品牌,蔣曉棟也開始對自家彈的棉被品牌化運作。「今年一年我們的銷售額有200多萬元,明年預計要達到300萬元。」

想讓年輕一代重新認識傳統手藝「我每次在展示和推廣『彈棉花』工藝的時候,都能感受旁人眼中的疑惑,好像在說,『彈棉花』也能叫手工藝嗎?」蔣曉棟告訴北青報記者,這樣的眼神他再熟悉不過了。從2003年黃翠萍開始投身這項技術的傳承時起,蔣曉棟便經常看到周圍的人用疑惑的眼光看着母親。「『彈棉花』在很多人眼裡已經過時了,代表的是曾經落後的生活,所以他們不能理解我們為什麼要做這樣的工藝傳承。」

黃翠萍介紹,其中敲彈工藝是整個手工棉被的靈魂,也是「彈棉花」的「彈」字所在。利用彈弦的震動使棉花纖維打開,形成豐富的蓄熱空間。再將整床棉花作為整體進行細緻的敲彈。使得手工棉被有着獨特的蓬鬆性和柔軟性。「整個過程要敲彈7000多下,背面會被3000多根牽紗的紗線固定,最終經過打磨和縫製,歷經3個小時才能完成一條被子的製作。」

自小深受母親的影響,蔣曉棟對手工棉被有着很深的情感,年少時去美國讀書,他的行李里也一定要有母親彈的棉被。2012年,蔣曉棟在美國拿到了金融學碩士學位后回國發展,在負責一家光伏企業出口貿易業務的同時,也擔當起了母親「彈棉花」事業的「發言人」。「我母親私下是一個很開朗的人,但是由於受教育程度不高,所以很多向其他人宣傳和講解『彈棉花』工藝傳承的工作就由我來替她完成,久而久之我也變成了『彈棉花』的內行。」

12月13日,在蘇州市的一個手工藝品創新創業大賽上,來自張家港的黃翠萍和蔣曉棟母子帶來的手工藝品,在一眾蘇綉、核雕、漆藝、蘇扇中顯得格外淳樸。他們帶來的是一把宛如長弓的木質器具,但這把「弓」卻並不是用來「騎射」的,而是一把彈棉花的彈弦。

「霜前冷,雪后寒,進入十月把花彈」。彈棉花是門老手藝,很多經歷過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人都會對「彈棉花」有着清晰的記憶,進入新千年這個老手藝開始慢慢地淡出人們的視線。如今,來自蘇州的海歸金融碩士蔣曉棟,在回國后選擇了幫「彈棉花」16年的母親黃翠萍把這項漸漸式微的手藝發揚和傳承下去。如今,黃翠萍的「彈棉花」手藝已經被蔣曉棟變成了一項年銷售額200多萬元的生意。

在蔣曉棟看來,「彈棉花」像刺繡、竹編、漆器一樣都是中國傳統手工藝文化的代表,元代王禎《農書·農器·纊絮門》中就有對「彈棉花」的記載,歷史十分悠久。「但是『彈棉花』作為一項手工藝在推廣上天生『吃虧』,因為棉被是很私密的東西,日常還被套在被套里無法展示,再加上八九十年代大家對『老棉絮』的刻板印象,在羽絨被、蠶絲被盛行的當下推廣起來真的不太容易。」

「我現在雖然知道手工彈棉花的所有技術細節,但是我並不會彈棉花,因為一個熟練的彈棉花手藝人,需要花兩年的時間來學習才能完全掌握技術。」蔣曉棟說,這種漫長的學習和練習時間也是「彈棉花」手藝傳承越來越難的原因。「現在我母親的工作室里能熟練彈棉花的手藝人不過六七位,我目前計劃找一些年輕人來學習。」今年,為了更好地傳承手工彈棉花手藝,蔣曉棟還為手工彈棉技術申報了蘇州市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黃翠萍也開設了「手工彈棉技藝展示館」,有空就給學校的孩子們做知識講座。

本文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李卓雅

敲彈一床棉被需3小時7000下15日,黃翠萍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彈棉花」是蔣家從清朝光緒年間至今130年一代代傳下來的手藝,自己的手藝是跟丈夫的姐姐學習的,「目前公認的傳統彈棉花4個步驟包括敲彈、牽紗、打磨、縫製,全部都是手工完成的。」

為了讓更多的年輕一代了解「彈棉花」工藝,蔣曉棟開始了新的探索。他一方面利用自己對攝影和設計的愛好,用現代的手繪和平面設計改善「彈棉花」和「手工面被」的形象;一方面開始與民宿、自媒體、短視頻等貼合年輕人生活方式的渠道合作。未來蔣曉棟還計劃對「彈棉花」過程進行24小時的網絡直播,讓更多人了解這門「溫暖」的手工藝。

今日关键词:港铁列车炸弹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