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条红龙鱼都会在水里激动地到处游-黄金新闻投资网-旅游新闻资讯
点击关闭

印尼比赛-那条红龙鱼都会在水里激动地到处游-旅游新闻资讯

  • 时间:

腾格尔模仿肖战

2005年剛開始養龍魚時,對着這麼金貴的魚,趙鵬沒什麼特別的感覺,每天照常餵食、換水。突然有一天感覺來了,他看着龍魚在水裡游,「全身看起來像會發光一樣」。

魚化「龍」和嘟嘟一樣,冠軍魚也來自印尼,兩年前主人林劍買下它時,它才3歲,已經是兩場比賽的冠軍。直到這次比賽前,它一直被養在印尼,那裡是龍魚的原產國,水質、環境等更適宜龍魚生長。

11月19日,工作人员将装有参赛龙鱼的袋子放进比赛缸,等袋内水温与缸中水温接近后,他们才会解开袋子将龙鱼放出。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

這屆龍魚比賽當天,有一條魚顏色血紅,身形勻稱,唯一不好看的地方是眼部——眼睛上翹,眼神獃滯,沒什麼精神。魚商老付一眼看出它做過手術,而且操作失誤傷到了神經,最終它沒能進入前四名。

老虎曾經有個客戶,搬了新家后請人算了,要在進門的財位養條龍魚!選好魚后,客戶又請人算了一次,指定了龍魚到家的準確時間。

11月22日,上海国际会展中心,中国国际宠物水族展上的参展商。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

也是那幾年,中國的龍魚市場迅速擴大。人們看到了龍魚觀賞之外的獨特價值,許多魚商、龍魚愛好者轉而投資這個新興的高端魚種。文建強撰寫的文章里談到,2005年,中國大陸龍魚銷量已經佔世界龍魚產量的30%,2006年超過40%。中國大陸一躍成為龍魚廠商最大的客戶,2007年後,來自新加坡、台灣、馬來西亞和印尼的龍魚魚場、經銷商蜂擁而至,共同爭奪這塊最有潛力的肥肉。

趙鵬是少數能為魚動手術的人之一,六七年裡,他為上千條龍魚整過容。有的魚鱗片長歪了、尾巴撞斷了、鬍鬚不一樣長,他都能幫它們修正過來,用手裡的一把剪刀為魚們定製標準化的美麗。

被賦予了龍的名字后,這種珍惜魚類的種種特質都被挖掘出來,人們說它的身體雄偉、長壽,氣質尊貴,繁衍歷史古老而神秘。中國台灣出版的龍魚雜誌稱它「超出了普通觀賞魚,成為一種頂級精神寄託動物」。

「既然來了,死也要戰死沙場」11月20日,第23屆中國國際寵物水族展在上海開幕,展會面積13萬平米,有23個國家和地區的1400多家企業參展。最引人注目是會場二層正對着大門口的位置——龍魚賽區。

「其實中國水質硬,不適宜龍魚生長。但最好的龍魚,幾乎全都來了中國。」李偉廉說。

遠航和嘟嘟是11月19日到達比賽現場的。11月20日上午8點19分,遠航就接到了比賽現場工作人員的電話。當時他正在酒店吃早餐,剛把飯菜放到盤子里,電話里就問「你有一隻20號的大魚死了,要不要撈出來?」

但11月19日的比賽會場旁,一條紅龍魚在運輸過程中氧氣不足,剛到場就缺氧了,眼神獃滯,放進魚缸里直翻肚皮。店員站在旁邊搶救,一隻手扶着它的身子,腦袋湊到送氧裝置前,邊上圍了一群人,每個都在祈禱:快張嘴喘氣呀!這條魚可值好幾萬呢!

老虎遇到過一條活了27年的龍魚,魚主人是個老頭。去世前怕兒子養不好魚,特意寫了遺囑,叮囑兒子千萬把魚送到老虎家。但老虎那陣子忙,沒顧上去老頭家接魚,幾天後,魚先在家裡絕食,之後撞缸,就這麼跟着老頭去了。

20號是嘟嘟的編號,遠航哭了,崩潰了,在電話里發脾氣。魚商見過的死魚太多了,魚場里幾千條魚,他覺得一年死個一二百條「都不算事」。但嘟嘟死了,他接受不了,嘟嘟是冠軍魚,是公司的招牌和靈魂,是過去幾年最好的品牌象徵。

據印尼魚商付老介紹,在印尼時,龍魚的名字和龍一點都不沾邊。直到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逐步發展為觀賞魚時,新加坡人或者中國香港人才將它取名「龍魚」,「不過具體情況現在都不可考了。」

仰慕者們為「龍王」製作了小視頻,形容它是「巨星隕落」,背景音樂里唱着:有一種悲傷/留在我過往/無法遺忘。

沒想到第二天,這條魚以最後一名的成績進了前四強;第三天它挺過來了,還拿了全場總冠軍,為主人贏得了18.88萬元大獎。

即便在印尼,野生龍魚的數量也很少,甚至一度成為瀕危物種。在1976年簽署的《華盛頓公約》(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里,它被標記為甲級保護動物,珍稀程度相當於中國的大熊貓。

「可整容難以避免啊。」趙鵬說,「別人的貓選美前都洗澡,你的貓不洗澡就上台了?」

前一批人賣魚掙了錢,后一批人緊跟着加入這門生意,以致2010年前後,龍魚價格一度暴漲。新加坡仟湖魚業集團執行主席葉金利曾對媒體表示:「對於中國人而言,養魚是為了帶來好運和財富,而亞洲龍魚尤其吉利。」葉金利說,龍在西方人看來是邪惡的怪獸,但在中華文化中,龍是「神聖的靈獸」。

「就像香港小姐比賽,那你說素顏能比嗎?」遠航說,討論的結果是整容手術沒有問題,「再漂亮的人、植物都要經過後期調整,魚為什麼不可以?唯一的標準是手術算不算成功,能不能讓人一眼瞧出來。」

這次來上海,遠航期望嘟嘟能為自己贏來榮譽。出發前,公司里的每個人都跑過來和它打招呼:路上別折騰啊!你到那邊得爭氣啊!遠航親手為它打包,這是其他龍魚沒有的待遇。

「2019年11月20日,神龍嘟嘟駕崩……中國再無龍王。」

不僅擋災,傳入中國后的龍魚還多了一項功能:招財。魚友們講究,金龍管官運,紅龍管財運;龍魚的魚缸放在凶位能擋災,放在財位能招財,放在吉位能助長運勢。

還有一條「賊眉鼠眼」的魚,離着老遠就憋着壞心思,「缺德帶冒煙兒的」。一次老虎擦魚缸,它蹭過來一口咬住他的手背,不松嘴,甩着腦袋撕那塊肉。等老虎把手從魚缸里抽出來,被咬掉一圈皮,血流到手腕上,缸里都紅了。

「龍王」嘟嘟是一條魚,這種原產於印度尼西亞的野生魚,學名美麗硬仆骨舌魚。但在中國,它被請進碩大的玻璃魚缸,還有了一個更富傳奇色彩的名字——龍魚。

隨着龍魚市場的走勢,文建強發現,魚商的數量比過去翻了十多倍。去年,李偉廉到印尼選龍魚,魚場里還都是十幾厘米長的小魚。魚場的人說,還在含卵階段,這些小魚就被中國的魚商預訂了。幾天時間里,李偉廉在印尼轉了一圈,80%的龍魚都被中國人訂走了。

中國式養「龍」田野是國內最早的一批龍魚玩家,養魚20年了。他喜歡把一條小魚從十幾厘米養到幾十厘米的過程,等它長大,看它顏色變紅,通過餵食、換水等調養它的身形,就像養個孩子。

在那段出發前打包的視頻里,這條碩大的龍魚在水裡焦躁地轉圈,不願鑽進塑料打包袋。它把腦袋伸到袋口后猶豫了11秒,才一股腦扎進去。有人猜測它是不想走——「龍王」知道這是一條不歸路,猶豫不決,但最終為了幫主人實現理想,它毅然決然鑽進了袋子。

直到上世紀80年代末,魚商實現了龍魚的人工繁殖,印尼才允許龍魚出口。在日本人、新加坡人、中國香港人、中國台灣人的追捧下,它從食用魚變成了觀賞魚,發揮功能的場所也從餐桌變成了魚缸。

那時文建強還是IT行業從業者,養龍魚只是業餘愛好。但他越養越喜歡,在北京不多的幾家龍魚店裡搜索好品種,還看了不少來自日本、中國台灣的龍魚雜誌,知道什麼樣的魚才是真正的好魚,知道好魚大多來自印尼的魚場。

在印尼,龍魚屬於野生魚,四五十年前基本被拿來食用。人們抓住這些魚,風乾、腌制,做成魚乾拌飯。

因為龍的緣故,與魚相關的一切都顯得美麗而神秘。龍魚身上的魚鱗叫「龍甲」,兩根觸鬚叫「龍鬚」;養殖、售賣龍魚的人叫「養龍人」;介紹、展示龍魚的論壇叫「龍魚之巔」,簡稱「龍巔」;介紹龍魚資訊的雜誌,封面印着大字「龍行天下」……

在龍魚愛好者眼中,龍魚長着挺翹的鬍鬚、堅硬而閃光的鱗片,外形具有龍的特質。加上威武霸氣的游姿、捕食時兇猛的姿態,它在神韻上與神話傳說中的龍更像了。

龍魚選美2016年的國家「十三五規劃」提出發展休閑農業,文建強響應號召,趕在上半年的最後一天成立了中國漁業協會龍魚分會。4個月後,龍魚分會牽頭舉辦了第一屆長城杯世界龍魚錦標賽,為龍魚選美。

換水、開燈也都要錢。老虎說,自己一個月要用掉400噸水;電費方面,一個燈管40瓦,一個魚缸6個燈管,再加上100瓦的水泵和300瓦的加熱棒,都要24小時開着,一個魚缸就相當於五個180L的大冰箱。七七八八加起來,一年的開銷在10萬元以上。

魚商們發現,過背金龍能賣出更好的價錢,但是原產量太少了。於是有人讓金龍魚和紅尾金龍魚雜交,培育出了假冒的過背金龍,田野覺得,那樣的魚「已經沒法看了」。

為了符合龍魚的審美標準,人類開始改造龍魚,給魚做手術。遠航曾在某屆龍魚比賽時做過裁判,他記得賽前專門討論過這個問題:到底該不該給魚整容?

最好的龍魚來了中國文建強從1998年開始養龍魚,當時龍魚剛傳入中國,養的人不多,魚供不應求,一條品相一般的龍魚能賣到七八千。而當時北京的房價,每平米只有2000塊出頭。

做完手術的魚,傷口上會被撒上殺菌用的黃粉,再被兜着的頭放在充氧泵附近等上五六分鐘,醒過來就沒事了。但趙鵬做過手術的魚,也有沒醒過來的,他自己也說不清楚究竟哪裡出了問題。

從那時起,趙鵬整天泡在魚場,刷缸、餵魚,總覺得沒做什麼時間就過去了。有時候熬得太晚,他不想回家,就直接睡在魚缸邊的沙發上。聽着缸里的氧氣泵「咕嘟咕嘟」往外冒泡,睡覺都覺得舒坦。

家裡養不下幾百條魚,文建強就跑去水族市場,盤下一家店鋪,從此做起賣魚的生意。2005年帶回的第一批貨,一條20多厘米長的紅龍魚進價就要4萬元以上,在中國市場屬於高端魚。

魚友老虎也相信這樣的事。他有個關係挺好的朋友,結婚當天的一大早,龍魚在缸里一通亂撞,最後跳缸摔死。他忙着結婚,沒在意這些,結果去往婚禮現場的路上一輛大貨車側翻,婚車被壓在下面,新郎新娘都沒了。老虎相信,跳缸的龍魚是在提示風險,他認為那個朋友「那天就不該出門!」

顏歡從2008年開始接觸龍魚,前前後後投了30萬。有人說「魚的記憶只有7秒」,但顏歡相信,魚認識他。每次他拿着盆子給魚餵食,那條紅龍魚都會在水裡激動地到處游,魚食剛一丟進去,它就衝上去撕咬。

在印尼、日本等國家,田野式漫長飼養龍魚的過程是常態,在一個主人家裡養到十多年的魚比比皆是。但在中國,人們急於求成,嫌買大魚太貴就轉而買小魚。可養小魚的人又等不及把它們養到自然成熟的年紀,巴不得紅龍魚一生下來就是紅色。

田野是見過野生金龍魚的人,金光閃閃,鱗片底色里混着藍、紫、綠,非常豐富,魚轉彎的一瞬間,幾種顏色都能呈現出來。但雜交后的金龍魚,鱗片沒有光澤,底色也不夠豐富,「黃不拉幾的,鵝黃、淺黃,都沒有金屬感。」

老虎生氣了,一把抓出那條魚,用魚缸刷子把抽它,嘴裏喊着「今天給你紅燒了」。魚被打了一頓又被丟回缸里,以後再見到老虎擦缸,轉頭就躲開。

2005年,文建強專門去了印尼,就為了挑幾條好魚回家養。可真到了魚場,他覺得每條魚都好,每條魚都捨不得,最後跑了幾家魚場,每一家都帶回40多條。

魚商遠航是從1000多公裡外的河南趕到上海的,帶着令他驕傲的魚:嘟嘟。嘟嘟是一條體長接近65厘米的紅龍魚,因為下顎發達、嘴唇厚,看起來總像嘟着嘴而得名。此前,嘟嘟曾在印尼的大型龍魚賽事上蟬聯6次冠軍,被稱為「龍王」。2016年,為了備戰第一屆龍魚大賽,遠航將它從印尼坤甸買下,「一輛高配路虎就干進去了」。

在遠航的形容里,嘟嘟是公司的鎮宅之寶,是古時候放在屋裡的尚方寶劍,是丐幫的打狗棍。「現在丐幫幫主還在,成員也在,但是棍丟了。」

老虎在北京的時候,養了12條紅龍,分了10個1.5米的大魚缸,把家裡搞得像個水族館。他給魚吃基圍蝦,35塊錢一斤,12條魚一天5斤,還得自己動手去頭去尾、剝殼,把蝦身剪成小段。

大批量雜交金龍魚,加上一個魚場內同一批魚持續繁殖,近親產生後代的概率越來越大。2012年左右,金龍魚的品質越來越差,價格持續下跌,龍魚愛好者們開始轉而追捧紅龍魚。但田野認為,紅龍魚很快也會被擺上同樣尷尬的位置,「再這麼搞下去,紅龍的下場就是現在的金龍。」

為了這場比賽,100多條龍魚被裝在透明包裝袋裡,通過航空運輸箱從廣州、鄭州、北京、長沙等地趕來。有的魚因為長途運輸嘔吐,有的魚脫了顏色、掉了鱗片,有的魚撞斷了尾鰭,還有一條魚眼睛上蒙了渾濁的白色——運輸途中的水質太差了。

有了龍的加持,人們買魚也不再僅僅為了觀賞。付老訪談過幾位從魚場買了龍魚的本地客人,他們相信,龍魚能為主人擋災。幾年時間里,他聽了幾十個這樣的故事:自己遇到意外,有驚無險地到了家,卻發現龍魚頂破魚缸跳出缸外,死了。

它會成為一具美麗的標本,將自己最後一次奉獻給主人,永遠陪着公司里的所有人。

中國漁業協會龍魚分會會長文建強以讚許的語氣點評了這條魚:剛來的那天,它掉了顏色,浮在水面上轉悠,就有人勸主人,拿回去吧,不能比賽了!但魚主人說,「既然帶着魚來了,死也要死在缸里,就要戰死沙場。」

龍魚價格隨之走高。據媒體報道,2004年的新加坡國際魚展上,一個日本人花60萬美元買走了一條龍魚。這條魚重兩公斤,頭部昂揚,充分展現了王者風範,媒體將它形容為「紅色和紫色交相輝映,真正的達到了萬紫千紅的狀態」。

既然叫龍魚,就要有龍的精氣神。「比如你給龍魚喂蜈蚣,蜈蚣漂在水面上不掙扎的時候,龍魚不會吃。」趙鵬說,龍魚要等蜈蚣沉到水底,掙扎得越厲害,它就越喜歡,「它圍着蜈蚣繞圈,看準之後,撲上去一口就把蜈蚣吞了。」

為了讓沒到年紀的小龍魚變美,國內的龍魚愛好者有了許多發明:飼料催熟、上藥水,還有給魚吃青蛙、吃蛤蟆、吃蜈蚣的,因為人們相信,這些手段能讓紅龍魚提前變紅。

中國香港魚商李偉廉遇到過這樣的老闆,要請一條魚回去「鎮住他的公司」。有一位大老闆,100多平米的辦公室,傢具就值上百萬,請人來看了看說就差一條魚。老闆馬上來了魚廠,到處看魚,看見有條凶的,「這個厲害!還咬我手!那個敢瞪我!」老闆掏出幾十萬把魚接走了,但實際上只要有陌生人把手伸進魚缸,每條魚都得來一口。

北京城裡最有名的龍魚玩家,缸更大——一個能容納300噸水的大缸。他是先找人做好魚缸后,在缸的基礎上蓋起了一座房子,行內人將其形容為「把狂野的亞馬遜掰下來一角放地下室了」。

11月19日,比赛会场旁边的商铺,一条红龙鱼刚到就缺氧,放进鱼缸里直翻肚皮,负责人连忙为其供氧抢救。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

養龍魚的多是有錢人,文建強遇到過許多大客戶。有的客戶魚缸很大,18米長、5米寬、1.8米高,佔地90平米,裏面養了200多條龍魚。那時候還沒有微信支付和支付寶,刷銀行卡都困難,客戶每次拎一袋子現金過來,以百萬為單位地買魚,一次帶走20多條。

算位置、算日子是許多養龍人的講究。有的老闆交完魚錢后,指定半年多后才能送魚;也有老闆臘月二十九突然通知送魚,家裡連魚缸都還沒準備,「什麼也不管,就得當天在家見着魚。」老虎說。

今年10月,趙鵬在石家莊的水族店裡為一條龍魚進行了「吊眼」修補手術。他把麻藥倒入白色的塑料泡沫箱內,攪拌均勻,隨後放入一條大約20厘米長的龍魚,不到半分鐘魚就暈了。趙鵬左手四指微微彎曲握住魚頭,大拇指摁住魚眼,右手拿出一把修建衣服線頭用的U型彈簧剪刀,刀口和魚的眼眶齊平,一剪子下去,魚眼附近多餘的脂肪就被剪掉了。

自上世紀90年代起,有眼光的魚商、腰纏萬貫的富豪和愛魚的人紛紛加入「養龍人」行列,希望藉助這些魚免除災禍、獲得財富與運氣。他們出手豪邁、一擲千金,用人的喜好與想象開拓、培養出了一個與眾不同的中國式龍魚市場。

11月20日,长城杯世界龙鱼锦标赛,“参赛者评委”为龙鱼打分。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

為了長途跋涉參加比賽,大部分魚要在比賽前半個月停止餵食,以防止運輸過程中嘔吐或排泄。老虎說,龍魚餓一個月都不會死,只要打包得當,經常性的長途運輸也不會造成損傷。

老虎說,有一種「鯊魚嘴」的魚,下唇比上唇長,就像人類的「地包天」。因為品相不過關,這種魚一出生就被丟進下水道,在印尼俗稱「下水道魚」。但到了中國,人們開始追捧它,甚至賣出更高的價錢,叫做「天下第一嘴」。還有一種脊背畸形的魚,脊柱短,長不大,被人們取名「福龍」。普通龍魚能長到六七十厘米,福龍很少超過50厘米,因為個體小,它的內臟擠在一起,往往只能活3年。

因為龍魚賺錢,2012年左右,馬來西亞甚至爆發了「養龍熱」。當時,有馬來西亞人到中國收購成年金龍魚,帶回去繁殖。過去,金龍魚長到30厘米需要一年半;現在,人們改變了飼養手法,只需半年,魚就可以出貨,金龍魚產量增加了4倍多。

搶救持續了近40分鐘,魚的嘴巴動了幾下,店員試着鬆了手,沒想到魚肚子又翻上來、腦袋反而沉了下去。這條魚沒救過來,被人從缸里拎出來放進垃圾袋,直接扔進了門口的濕垃圾桶。

但有時發生這樣的事是因為主人沒關好魚缸蓋子,「這純屬人禍」。

網友們在論壇里點起蠟燭自發悼念,有人熬了一夜為它畫像,有人馬上訂了機票要去給它討個說法。

與這條默默離開的龍魚相比,嘟嘟的死大概要算「驚天地泣鬼神」了。遠航看到,所有人都在轉發嘟嘟的消息,「整個『龍巔』都是這個」,圈裡不管認識的、不認識的網友都加了他的微信,勸他千萬別傷心。有人來到展位上,說嘟嘟也算是「做了最後的貢獻」。因為死,遠航和公司在圈子裡又火了一把。

與龍魚有關的講究也越來越多。趙鵬記得,2012年左右,有三個人來店裡買魚,點名要配「四大神獸」:「青龍」是馬來西亞河流里的野生青龍魚;「白虎」是身上有老虎一樣黑白相間花紋的虎魚;「朱雀」其實是紅鸚鵡魚,但背上要有一點殘缺、有個豁口;「玄武」指的就是本意烏龜。

老虎也相信魚是有性格的,通過外貌,他能準確分辨出自己養的每一條魚。有一條大個頭的紅龍魚,喜歡趁他擦魚缸的時候游過來,輕輕咬他的手逗他玩兒,咬一口就慢悠悠地游跑了。

本文来源:新京报

再比如龍魚打架時,每條魚都不服輸,總是互相追着尾巴咬,直到分出勝負,「這是反抗精神」。但兩條魚打完架分出勝負后,贏了的那條不會趾高氣揚,只是偶爾壓制輸家,「就是我不侵略你」。

趙鵬說,有位客戶找他買魚時,公司年銷售額大約2000萬,養魚后很快破億。「那個人的生意後來越做越好,魚也越養越多,公司的接待區、辦公室、會議室,都放了魚缸養魚。會議室的桌子有十二三米長,對應的牆壁上放的都是魚缸。」

趕到比賽現場,遠航見了嘟嘟最後一面:它被裝在一個塑料袋裡,肚皮上翻,兩條漂亮的前鰭漂在水面上。遠航在手機里保存了現場工作人員為嘟嘟拍下的最後的照片:它被平放在白色的塑料板上,通體鮮紅,眼睛還很有神。

這是一場獎金總額接近90萬元的比賽,總冠軍能現場領走18.88萬元現金。冠軍獎盃的主體是一條騰飛的魚,帶起水花,象徵著「龍騰飛躍」,除了斗拱、雲紋、華表等裝飾,底部盤踞着4條龍。在官方發佈的介紹里,這座獎盃由青銅打造,外附金箔,僅設計費就花了幾十萬。它被擺在一個透明玻璃櫃檯里,四角打着射燈,就像珠寶店裡展示的頂級首飾。

11月24日,上海岚灵花鸟市场,一家金鱼店将龙鱼养在店铺里的“财运之地”。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

死後的嘟嘟,依舊被泡在水裡,放在一個白色的塑料箱子中,和它活着的時候一樣。接下來,它還要經歷幾次遷徙,被送到一位有名的標本商那裡,被泡進藥水、剖開肚子、掏出內臟,只留下漂亮的、鮮紅的、被人寵愛的身體。

死去的「龍王」沒能奪冠,最終的總冠軍是一條從深圳遠道而來的龍魚,身長67-69厘米,比菜市場里常見的鯉魚、鯽魚大不少。它通體鮮紅,鱗片閃光,顱頂寬闊,尾鰭舒展,人們說它「霸氣、雄偉、兇猛」。

最長的一條魚,田野養了11年。「紅龍魚差不多從一兩歲開始變紅,但是要到五六歲才發色完成,如果你努力,它一定會回饋你,會變得很漂亮。」

11月22日,获得全场总冠军的龙鱼周围围起隔离带。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

遠航也碰到過講究的人,一個山西的煤老闆掏了上百萬,派下屬來湊「九龍壁」——9條身長40厘米以上的紅龍魚。他還聽過「二龍戲珠」,是兩條龍魚配一條鸚鵡魚;「龍鳳呈祥」,是龍魚和飛鳳魚混養;「天龍地虎」,則是一條龍魚配一條虎魚。

魚商趙鵬相信這些,他把龍魚的魚鱗叫「龍甲」。龍鱗堅硬,一條30厘米長的龍魚,鱗片拔下來晾乾後會收縮成一個卷,可以切斷人的指甲。龍魚嘴下的兩根觸鬚則被稱為「龍鬚」,品相好的龍鬚必須等長等寬,還要筆直地伸向前方。趙鵬認為,它們能夠體現「傳說中龍在祥雲里穿梭的感覺」。

除了催熟、雜交,一些養龍人甚至追求那些有先天疾病的魚:眼睛畸形的叫「盲龍」,連體畸形的叫「雙頭龍」,得了白化病的叫「雪龍」;腮蓋透明的叫「熊貓龍」……

請一條「龍」回家在龍魚圈,買魚回家叫「請一條龍」。

中國市場的喜好傳導回印尼,直接影響了當地魚場。印尼魚商特里斯說,有段時間,中國魚商喜歡前鰭向兩邊飄蕩的龍魚,於是,印尼魚商們會折斷魚的前鰭,讓它保持「美麗的下垂」。

2006年,才賣了一年龍魚,文建強就賺了不少。當時,他代理了超神、泗水、立達、紅外線四大龍魚品種,加上幾個小品種的龍魚,一年賣了2000萬。

為了這場比賽,文建強用3個月制定出一套詳細的評分標準,做成了一本20多頁的冊子。比如龍魚的眼睛必須大小一致,比例適中,位置對稱,不會朝上或朝下翻,不能渾濁;龍魚的嘴部要完整,上下顎要密合,不能有空隙,要互相對稱……

2013年有人發明了一種燈,通過強光照射,龍魚能夠很快上色——人們給它起名「阿拉丁神燈」。但24小時暴露在強光下,魚會減損壽命。就像這次比賽的冠軍魚,雖然只有5歲,但長期燈光照射已經讓它頭皮發皺,提前衰老。

(文中趙鵬、老虎、田野、付老為化名)

龍魚中的另一大類金龍魚,野生品種身體為金色,脊背上是黑色的褶皺。唯有馬來西亞貼近加里曼丹的海域中有一種特殊的金龍魚,一條金線從魚頭延伸到魚尾,叫做過背金龍。

金光灿灿的龙鱼比赛奖杯。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

今日关键词:澳大利亚沙尘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