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pk10计划网-好运pk10-小小新闻发布会
点击关闭

父亲家华-比周继坤早十多年出狱的周正国-小小新闻发布会

  • 时间:

支付宝崩了

10月23日,難得相聚在一起的五人在周家華家吃了一頓飯,菜是周在春擇的,雞和魚是周繼坤和周家華去市場上買的,周家華父母掌勺,熱熱鬧鬧地好似提前過了年。

周正國說,最開始的幾年,每天的工資只有50元,工地上包住不包吃,他捨不得吃兩葷兩素的快餐,只買最便宜的8元盒飯,有時運氣好,餐盒裡面能有一個雞腿。

55歲的周正國早已滿頭白髮,為了打工時方便找工作,他特意把頭髮染黑,好讓工頭覺得自己「只有四十多歲」。

今年夏天,周正國罕見地回家了,他在工地上頭暈得站不起來,醫生說他的血太稠,只能在家靜養。少一個勞動力,對周正國家裡而言,影響不可謂不小。如今28周歲的兒子周鵬尚未成家,也在崑山打工,前兩年曾有人上門說親,但一聽到彩禮的價格,周正國為難了。

父親周興標早年當過兵,退伍後任牌坊鎮政法委書記,周繼坤則是家中老大,在新興鎮農機站工作,負責核發拖拉機牌照,享有事業編製。

周正國和已故女兒的最後合影為了各自的責任與牽挂當年村裡和5人差不多大的人如今都離開大李村了,或是在外省工作,或是遷居縣城。周繼坤和妻子張俠在渦陽縣城裡租了一個公寓,張俠負責接送在城裡上學的孫兒們,照顧一家人的一日三餐,夫妻二人也甚少回村,出事前的老宅子現在由老母親居住。

現在,周繼坤從前的老屋裡仍然擺放着父親的遺像,沒事的時候他會把父親從前的老照片從相冊里翻出來,看上一遍又一遍。遺像里的父親和記憶中相比,消瘦了一大圈。「都是(為我)到處跑,累瘦的。」周繼坤說。

無罪后,周繼坤留在渦陽老家,其餘4人遠赴浙江、江蘇等地打工,他們都重新扛起了生活的擔子。

2000年10月,安徽高院最終判處周繼坤、周家華死緩,周在春無期徒刑,周正國、周在化有期徒刑15年。入獄后,周繼坤等人不服,堅持申訴,直至2018年4月11日,安徽高院再審「五周殺人案」,宣判5名原審被告人無罪。

飯桌上,舉着酒杯的周在化說起他在打工時的一段故事:因為工地在碼頭上,他經常半夜被拉出去修船,有好幾回,周在化跳進冰冷的海水裡救起落水的陌生人,落水者被救起后說了聲「謝謝」就走了。

在胞弟周繼峰看來,哥哥出獄后,思維還是停滯在過去,想問題的方式有些跟不上時代,「覺得他始終沒有從冤案里走出來」。

待裝修的新房和說不出口的愛需要修復的還有兩代人之間的親情。

案發後,專案組曾先後收審了周繼坤、周家華、周在化,三人後來被釋放。然而,過了大半年,周繼坤再次被帶走,同樣被控制的還有同村的四名青年:周家華、周在春、周正國和周在化。

趕快修好新房子,好讓兒子結婚成家,這是周在化現在的念想。

經過多次短期住院治療,邵英的病情有了好轉,但她目前仍然需要口服抗精神分裂藥物來維持,每月葯金也要兩三千元。

周在春覺得對方人不錯,就在一起了,還把打工掙到的錢拿去供對方女兒上大學。「別人對我好一分,我都會十倍的加還回去。」周在春說。但談起婚事,周在春又有些猶豫。目前,五周案的五名當事人尚未拿到國家賠償,周在春覺得自己沒有能力結婚。

短暫的相聚之後,除了周繼坤,其餘四人又將出去打工,為了各自的責任與牽挂:或是等待裝修的樓房、或是生病在家的妻子、或是年邁體弱的父母、或是正在求學的兒女……

無罪之後,如何重啟人生?近年來,一批重大冤錯案得到糾正,當事人重獲自由之後,如何重新開始生活成為他們必須面對的一道難題。近日,澎湃新聞回訪多名冤假錯案當事人,呈現他們重啟人生過程中做出的努力,以及遇到的困惑和失落,藉以思考如何幫助他們擺脫困境,融入社會。

攢着掙到的錢,周正國帶着妻子到石家莊看病,醫生診斷是:精神分裂症,意識不清時口中常喊女兒的名字。

兩層樓的小屋整齊亮堂,一層客廳和二樓樓梯間的酒櫃隔斷刷着紅漆,只是屋內除了一個神台並無其他擺設。周在化說,剛蓋完了毛胚,錢已經用完,他要再出門打工,把內部裝飾的錢掙回來。

2018年,他用打工積攢的錢,再向親戚朋友借了些款,攢夠了十萬元,在老房子的原址上蓋起新房子。出事前,周在化曾是大李村的電工,干起工程的活來得心應手,他喊上幾個親朋,很快把房子搭出了雛形。

「為什麼做了好事沒任何人知道,可我明明什麼壞事都沒幹,卻要判我15年?」周在化問。

2008年1月,周在化出獄回家時,他和妻子仍住在破舊的老房子里。修一間新房子,成了周在化的主要任務。

10月23日,五人在周家華家中吃了一頓「團圓」飯。

周繼坤看到周家華在手機上用微信給別人轉賬,愣是不信:錢怎麼能在手機里轉來轉去?到北京遞交材料,他買了票,卻不知道怎麼通過地鐵閘機,站在人群里看了好久才明白。一切都是陌生的。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

1996年,周繼坤的生活被打破。當年,「8·25」命案發生,大李村村民周繼鼎報警,稱家人半夜被人砍傷后昏迷。警方趕到時,周繼鼎與前妻所生之女周翠菊已經死亡。

周繼坤說,當年出事前,周在春也是幾人中家境最差的,讀書也不多,但為人老實忠厚,村裡人總愛找他幫忙幹活。

10月22日,周繼坤回到大李村,沿途遇到熟悉的村民,他不再像從前那般閃避,停下來笑着與他們拉拉家常。「如果說平反之後最大的轉變,可能就是這了,從前人家見到我們都躲得遠遠的。」周繼坤笑道。

在周家華看來,只要真兇還未落網,他的心裏總揪着一個結。有一回,幾人一同去渦陽縣派出所遞交材料,對方一句話深深刺痛了他。「接待我們的那人說,你們宣判無罪不過是證據不足罷了,只要真兇沒找到,你們就還有嫌疑。」說起這個,周家華的情緒忽然激動。

周正國沒有放棄妻子,為了給她治病,他南下浙江,在崑山一處工地上幫工,雙手抬不起重物,他只能用板車推磚或者砂子。

在牢里日思夜想的妻子竟然不認得他了,周正國百思不得其解:明明上一次會見,距離他出獄才不到一年,妻子還和過去十幾年一樣,帶着一雙兒女去照相館拍了照片,送給他看。

2018年4月11日,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五周案」,宣判五人無罪。

缺席了兒子成長的全過程,周在化有時想教育教育兒子,但話到嘴邊,又咽下去了,「不知道怎麼跟他交流,那種隔閡感一直在」。

意外來得突然。2007年,正讀初三的大女兒在家喝農藥自殺,年僅15歲。受不了女兒離世的打擊,周正國妻子精神狀況每況愈下,曾有村民看到她在寒冬臘月天里脫掉外衣,光着身子在村裡奔跑,「見人就罵」。

1996年8月25日,安徽渦陽縣新興鎮大李村村民周繼鼎一家五口被砍傷,其女周翠菊當場死亡,同村的五名年輕人周繼坤、周家華、周在春、周正國和周在化被警方鎖定為嫌疑人,后獲刑。

沒能見到父親最後一面,是周繼坤心裏永遠的痛。

周在化說,他被抓走時,兒子才剛滿一歲,對「爸爸是什麼樣子」幾乎毫無記憶,他也從不讓妻子帶著兒子去監獄會見,怕給孩子造成影響。即便如此,學校里、村莊上,仍少不了有人在背後指指點點。初中一畢業,兒子就離開老家,外出打工了。現在他和妻兒都在浙江打工,三人租住在一處,但父子間很少講話。

要離開大李村,最放心不下的是周正國,他給邵英買了部新手機,在外時,他固定每天晚上往家裡打一個視頻電話,並叮囑她按時吃藥。邵英喜歡拿着手機聽歌,打發一個人的空虛。

被宣判無罪559天後,周繼坤仍常常夜不能寐,他總是整宿整宿地做夢,有時一夜能接連做上十幾個。呆坐在出事前居住過的老宅里,他常想:如果沒有失去那21年,如今的人生會是怎樣?

五周合影被中斷的人生被捲入命案之前,周繼坤一家在村裡稱得上「有頭有臉」。

周繼坤坐在出事前居住的老宅重新扛起丈夫和父親的責任比周繼坤早十多年出獄的周正國,起初也感到過強烈的不適應。

周繼坤說,無罪只是平冤的開始,他們渴望的是能找出真兇並對相關辦案人員進行追責。

回到大李村,村裡的房屋完全變了樣,周正國在暗夜裡摸了好久才找到自己的家。推門進屋,看到妻子邵英躺在床上,用被子捂着頭,見周正國靠近,她從被窩裡探出頭來,沖他一樂又立馬縮回被子里。

相比其他四人,周在春的煩惱更大。被捲入命案時,他只有27歲,在村裡屬於大齡未婚。20年坐牢,父母相繼去世,家裡的房子留給了幾個哥哥。出獄后,周在春借住在哥哥家,但眼看侄子即將成家,哥哥要騰出房子給小輩。

重獲自由后,周在春也想有個自己的家,但是許多人一聽說他曾坐牢就扭頭走了。獲宣判無罪后,情況稍有好轉,不久前,他經朋友介紹,認識了一個離異的女子,年齡比他大一歲,帶着兩個女兒一個兒子。

周在春今年49歲,前額的頭髮已經掉光,終日里戴着鴨舌帽示人,跟人說話前總是習慣性地喊一聲「報告」。

10月23日,難得相聚在一起的五人在周家華家吃了一頓飯,菜是周在春擇的,雞和魚是周繼坤和周家華去市場上買的,周家華父母掌勺,熱熱鬧鬧地好似提前過了年。

2008年2月,周正國刑滿釋放,他從渦陽縣叫了一輛車回家,到了村口,對方管他要50塊錢,周正國頓時驚慌失措,以為遇到了騙子,「兩三塊錢的路,他問我要五十,嚇得拔腿就跑」。

改判無罪前的2018年1月4日,經過幾次減刑后,周繼坤已刑滿釋放。回家的那天,渦陽落下一場暴雪,車開到村口,有家人說「先去父親墳頭看看吧」,周繼坤有些蒙。父親周興標離世時,周繼坤仍在監獄中服刑,家裡人為不影響他的改造情緒,將這一消息瞞了下來。

今日关键词:周杰伦为阿信庆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