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教师职称评审亟待建立更加细化的标准-和县新闻-博野新闻
点击关闭

评审论文-高校教师职称评审亟待建立更加细化的标准-博野新闻

  • 时间:

四姑娘山野生雪豹

本報記者 趙琛

有高校教師指出,雖然目前職稱評審「重科研、重成果、輕教學」的標準不甚合理,但是改革后,需要拿出一套科學且行之有效的評價標準,否則職稱評審可能會陷入另一個「標準泛化,偏重人情」的泥沼。

記者梳理髮現,基於「校評」制度,不同高校對職稱評審設置了不盡相同的標準,但論文、科研項目、學術專著、科研經費等均為比較普遍的評價指標。

記者了解到,目前高校教師職稱評審權已經直接下放至高校,高校可自主組織職稱評審、按崗聘用。這讓學術評價中廣為詬病的「重量輕質」悄然發生變化,但同時不少教師期待建立多元化及更細化的職稱評價標準,確保人盡其才、才盡其用。

雖在入職后不久就達到評聘副教授的「硬杠杠」,但因職稱指標不足,張運未能評上。再次參評時,由於部分論文和項目「過期作廢」,她喪失了評聘機會,「此前,學院已經有教師因為考核不合格『被』離職了。我得抓緊出成果,不然就會重蹈覆轍。」

由於「非升即走」,不少年輕教師面臨考核,「亞歷山大」,很多副教授則苦於多年評不上正高職稱。一位理工科副教授有些發愁,感覺職業生涯「一眼望到了頭」。「怎麼努力都上不去,想放棄做研究了,但這樣更容易形成惡性循環。」

高校教師職稱改革早已破冰。據不完全統計,至少有百余所高校進行了職稱評審改革,逐步打破過去「唯論文、唯職稱、唯學歷、唯獎項」的評價導向。

今天是我國第35個教師節。從1985年開始,9月10日被確定為教師節。為調動廣大教師的積極性,1986年,國家便開始了中小學教師職稱制度改革。這些年,教師職稱變革「步履不停」,尤其是在崗位聘用打破「終身制」的高校。

評不上「非升即走」「明年還評不上副教授,我就要丟工作了。」談到評職稱,張運很無奈。2014年,她以博士後身份,應聘到北京某大學任講師。

對高校教師而言,只有做研究、發論文、出成果,才能在講師、副教授、教授的「職稱進階路」上走得順利。年過40歲的劉明說,為了達標,自己必須努力往前「奔」。「職稱評定是大事,關係著收入、待遇以及對個人的工作評價等諸多方面。」

高校打破崗位聘用「終身制」后

「40歲了還沒評上副高,從年輕人熬成了中年人,還得繼續圍着職稱評審『指揮棒』轉,壓力太大了。」劉明說,囿於論文數量等尚未達標,他的「晉陞路」還面臨著諸多關卡。

教師期待建立多元化及更細化的職稱評價標準

近年來,學術評價中廣為詬病的「重量輕質」現象在發生變化,「代表作」制度正在完善。在網上申報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時,陳邵明注意到,代表性論著一項只能填報5個,「這就意味着評審時主要還是看最高水平的研究成果,單純疊加論文數量是沒有意義的。」

今年3月,南京林業大學出台職稱評審新政,以師生評價和課堂質量專家評價兩項新指標,對「教學專長型」教授進行評審,任教33年的蔣華松晉陞教授。

近年來,高校教師職稱評審制度改革備受關注。2017年,教育部等五部委聯合下發《關於深化高等教育領域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改革的若干意見》,將高校教師職稱評審權直接下放至高校,由高校自主組織職稱評審、自主評價、按崗聘用。

對高校教師來說,做研究、寫論文、出成果是他們工作的「日常」,而這些通常直接影響他們的職稱晉陞。文章、項目的數量、質量是否達標,輕則影響教師的職稱評審和工資收入,重則可能讓教師在聘期后離職或轉崗。因此,任何關於職稱評審的「風吹草動」,都牽動着高校教師群體的心。

但同時,這件事也因「不發一篇論文也能評教授」引發關注。對此,校方稱不能片面理解。南京林業大學人事處副處長韓建剛介紹,只有公共課和基礎課的老師,可以不用考核論文就參加「教學專長型」職稱的評選,「不是說沒發表論文的老師都也可參評,也不是說參評了就能評上。」校方表示,評審新標準的量化是難題,將不斷調整、完善具體的評審標準。

記者了解到,相比于理工科,人文社科領域的高校教師更難拿到項目,在職稱評審上障礙重重。很多講授基礎課的教師表示,平時教學工作繁重,加之學科沒有太多前沿研究領域,因此出成果難上加難。

採訪中,不少高校教師認為,高校教師作為大學生的「引路人」,科研與教學不可偏廢。高校教師職稱評審亟待建立更加細化的標準,構建更加科學公正合理的考評體系。(文中部分受訪者為化名)

量化的「硬杠杠」9年前,劉明博士畢業後進入北京一所211高校任職。當年博士畢業進學校,職稱直接聘為中級,即講師。如今,9年過去了,儘管他講授的基礎課很受學生歡迎,但由於論文數量不夠,劉明還沒能評上副教授。

9月3日,在教育部新聞發佈會上,人社部專業技術人員管理司副司長胡文忠表示,評價標準是教師職稱評價的核心問題,要聚焦于教書育人的專業性、實踐性、長期性,堅持重師德、重能力、重業績、重貢獻。

「學校規定,評副教授需要在SCI(科學引文數據庫)或EI(工程索引)上以第一作者名義發表6篇以上論文,且第一完成單位為本校;獲得的科研經費需達到學院副教授平均水平;有半年以上海外學習或工作經歷;授課課時達到一定數量,等等。」北京某高校理工科教師陳邵明介紹道。

亟待建立更細化的評審標準

高校教師崗位聘用正告別「終身制」,用人「能上也能下」。以北京為例,2019年初出台的《北京市高等學校教師職務聘任管理辦法》規定,崗位聘任實行聘期制,期滿進行考核;考核合格的,學校和教師按崗位需要、本人自願的原則,辦理續聘手續;考核不合格的,可低聘崗位等級直至解除聘用。

劉明介紹,他所在學校對教師評職稱設置了「硬杠杠」,包括論文數量、課題數量以及指導本科生競賽獲獎等,「都有量化的規定」。

職稱變革「步履不停」,考核的「硬杠杠」依然存在,如何量化評審是難題

今日关键词:雷军笑谈金山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