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爱听父亲讲故事-时政新闻网-四川泸州新闻
点击关闭

故事母亲-都爱听父亲讲故事-四川泸州新闻

  • 时间:

火箭军116对婚礼

華夏小時候,在文學上給予我啟蒙和影響的,有三個人。一個是我的父親,一個是我的母親,一個是我的大爺。

學習毛主席和鄧小平的文章,母親有自己的心得,她說:世界上的道理有兩種,一種是大道理,一種是小道理。毛主席和鄧小平的文章,講的就是大道理。大道理管小道理。一個人光懂小道理不行,還要懂大道理。只懂小道理,不懂大道理,小道理弄得再明白,也是個糊塗蛋。既要懂小道理,更要懂大道理,這樣的人才能有大出息,成就大事業。

學校放暑假的時候,也正是農忙的時候,父親帶着我們兄弟去生產隊勞動,為的是多給家裡掙一些工分。工分多了,秋後就能多分些糧食,或者少交一些糧錢。父親雖然是個書生,是村裡的知識分子、文化人,但是干農活兒照樣不落在別人後邊。不論是割麥子,還是砍玉米,父親總是干在前面。我們在父親的帶領下,也是一個個奮勇當先。

先說我的大爺。這個大爺是我父親的叔伯兄弟,他的經歷有些傳奇。在他十六歲風華正茂的時候,村裡來了一股子土匪。土匪來綁票。本來要綁的是村裡的一個大戶,因為對地形不熟悉,轉向了,結果闖進了旁邊我大爺家,把我大爺給綁了。我大爺的父母在籌集贖金的過程中,遇到波折,晚了幾天,結果我大爺一直被捆住的手腳,慢慢壞死,最後乾脆就掉了下來。從此,我大爺就沒了手腳。

再說我的父親。我的父親是個鄉村小學教師,在村裡應該說是最有文化的人。我父親也擅長講故事。他比我那個沒手沒腳的大爺講得還要好。因為當教師,有常年在課堂上的訓練,他的故事講得特別有條理,有層次,特別能夠營造緊張的氣氛,特別生動,特別形象,特別抓人。

村裡人就給父親和他的兒子們豎大拇指,誇我們個個都是好樣的,幹活兒不偷懶兒。

父親給我們講過俞伯牙和鍾子期的故事,講過管仲和鮑叔牙的故事,講過孫臏和龐涓的故事,講過晏嬰的故事,講過商鞅變法的故事,講過荊軻刺秦王的故事。父親講着,我們聽着,慢慢地,我們和父親的距離拉近了,感情上也親近了。父親的故事讓我着迷,父親這個每周只回家一次的人,也讓我着迷。

再說我的母親。我的母親文化不高,小學只讀過三年。但她愛學習,平時愛讀《毛澤東選集》,有不認識的字就問我父親。我父親是個小學教師,教我的母親是他樂意做的事情。後來,我們上學了,母親有了生字,就不再請教父親了,而是虛心向我們學習。我們也樂意教她。這樣,慢慢地,母親能把幾本《毛選》都讀下來了。後來母親又喜歡上一套書,就是《鄧小平文選》。

那個時候,去這個大爺家聽他講故事,成了我最着迷的事情。他講武松,講關公,講瓦崗寨,講單雄信,講秦瓊和羅成。他的故事,極大地激發了我的想象力,這為我以後寫小說寫散文,打下了堅實的基礎。我曾經兩次寫到這個大爺,一次是一篇很長的散文,叫《沒手沒腳的我大爺》;一次是一篇小說,叫做《綁票》。兩篇作品都發表在了有影響的報刊上。

勞動的間歇,父親就給大家講故事。講魯智深倒拔垂楊柳,講林沖雪夜上梁山,講宋江三打祝家莊,講諸葛亮七擒孟獲,聽得大家全都忘掉了疲勞,再去地里幹活兒,身上突然就有了魯智深倒拔垂楊柳的力氣,剩下的活兒很快就幹完了。收了工,還有好多人追着父親,圍着父親,想聽他繼續講故事。父親笑着說,我的故事只在勞動的間歇給大家講,為的是給大家鼓勁兒。想聽,明天再講。

沒了手腳,人就顯得很怪誕。除了怪誕,也給他的生活帶來很大不便。等他父母都不在了,他就被村裡五保了。我大爺讀過小學,讀過中學,如果不是遇到土匪綁票,說不定還會上大學。那個年代,要是上了大學,前程就不可限量了。沒了手腳,前程也就斷送了。但是,我大爺仍然是村裡的大文化人,他讀了很多古書,一肚子故事。村裡人都愛到他家聽他講古書,講着講着,有時他還會唱起來。

村裡,不論是隊長還是社員,不管是男的還是女的,老的還是少的,都愛聽父親講故事,幹活兒都愛跟着父親一起干。隊長美了,記工分的時候,每天給父親記一天半的工分。

母親這個精彩的比喻,曾讓我很多次,一想起來,就拍案叫絕。

父親的那些故事,就像一粒一粒種子,埋進了我的心裏,後來就長成了一部一部的文學作品,發表在全國各地的報刊上,影響更多的讀者。

我記得小時候,父親在外教書,每周回家一次,周六晚上回來,周一早晨就又走了。即使他後來教書的村子,離家只有短短的五華里,他也是每周回家一次,把心思和精力都用在了工作上。父親的敬業,換來的是家裡貼滿牆壁的各種獎狀。父親每周回家一次,我們看到他,覺得很新鮮,也總覺得和他有點兒距離,不那麼親近。父親為了拉近和我們的距離,晚上睡覺前,就給我們講故事。

母親的認識,我想,肯定比很多大學里的教授、專家,都有水平。她的這種辨證的思維,直接影響到了我以後的寫作。還有,母親平時說話很形象,很生動,比如有一次她說到她最小的兒子,我的五弟,她說:把你培養出去,上學上學上學,直到畢業了有了工作,你知道我費了多大的勁?五弟好奇地看着母親,母親接著說:就像把院子里的碌碡,推到了後邊海坨山的山頂上。你說得費多大的勁吧?

今日关键词:郑爽疑与张恒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