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北方人的李涪分不清“舅”“旧”两字的读音区别-古蔺新闻网-建筑新闻网
点击关闭

方言南北-身为北方人的李涪分不清“舅”“旧”两字的读音区别-建筑新闻网

  • 时间:

双子杀手全球票房

原標題: 鄉音審查:古代科舉如何打擊高考移民?

李榮《切韻音系》由於戰亂的緣故,北方方言很多韻在《切韻》時代就已經不分了。以魚虞為例,《切韻》序中說「支脂魚虞,共為不韻。」意思是「支與脂」「魚與虞」不屬於一個韻,讀音是有區別的。顏之推在《顏氏家訓》中也舉例:「北人以庶為戍,以如為儒,以紫為姊」。這是說當時的北人已經魚虞不分;但在今天的南方,寧波、溫州、麗水還保持着部分魚虞分野。這意味着,在科舉的起點上,不同地區的人開始的起跑線就不一樣。南方人在考科舉時自帶語言優勢,北方人則是劣勢。

防止冒京籍的審音制度清朝正式形成分省取士的制度。這樣保證了文教欠發達地區的錄用率,但增加了發達地區的學子錄取難度。由於對錄取名額有一定的限制,東南省份士子競爭的激烈程度是非常厲害的。浙江、福建等省,大約是一百零幾名中才能取中一人。於是,文化發達地區的考生就想通過冒籍冒充文化落後地區的考生,使自己更有機會被錄取。

科舉考音韻其實是考方言科舉考試出現后,音韻成為一個重要考點之一,特別是明清八股文,平仄對仗要像律詩那樣嚴格,這需要有過硬的音韻學基本功才行。不少聲韻位置,南方方言分得清,北方(官話)方言分不清。這樣,從實質上說,考音韻成了考方言。

元豐八年北宋疆域圖即便如此照顧,北方的進士並沒有因此增多。南北文教發展程度已經處於不可逆轉的形式。以宋朝的明州/慶元府(今寧波)為例,它只不過是唐朝開元二十六年(738年)所設立的新州,但在唐宋開發后,一躍成為兩宋錄取進士最多的州府。

方言歷史層次分析工具表因考方言而生的分省取士唐代科舉尚在草創階段,正式考試只有省試(此處「省」同三省),即中央一級,還沒有對各道、州錄取名額的分配作制度化規定。總體上還是北方多過南方,如《會昌五年(845年)舉格節文》反映,除京師國子監外, 解送限額最多的是東都國子監、同州(治所在今陝西大荔)、華州(治所在今渭南市華州區)、河中府(治所在今山西永濟市蒲州鎮), 解送名額為進士30人、明經50人;後來有「江浙文人藪」之譽的浙東、浙西兩道, 所送進士限額不過為15人、明經為20人。

元代鄉試中額表明初並未繼承分省取士制度,但洪武三十年(1397年)丁丑科會試,北方考生全數落榜,導致南北榜事件。落選的北方士子認為主考劉三吾(湖廣茶陵人,今湖南茶陵)為南方人,照顧其鄉親。太祖朱元璋特命侍讀學士張信(浙江定海人,二十七年狀元)等人複閱試卷,複查結果發現劉三吾並未舞弊違法,維持原榜不變。北方士子不服,又有人上疏告張信等人和劉三吾暗中勾結。五月,朱元璋下詔稱劉三吾等人為「胡藍餘黨」,實為「謀反」,處死張信等考官和狀元陳 (福建閩縣人)等人。他親自閱卷,錄取了任伯安等61人全為北方人士,無一人是南方人。南北榜事件其實並不是一次懲治科場舞弊的案件,而是朱元璋為籠絡北方士人而人為地貶抑南方士人的事件。劉三吾、張信怎麼可能是陳 會的鄉親。

《清實錄》曾多次記載審音查冒京籍之事。雍正十二年四月 二十一日,「順天學政吳應棻疏言、定例歲科兩試。文武童生、先由本縣考取。造冊送府。該府再行考試。惟宛平大興兩縣童生、向例止憑審音。並不衡文。以定去取。嗣後請照例由縣審音。再行考試。」乾隆六年七月四日,「禮部議准、通政司右參議薄海奏稱、順天桃選樂舞生。照考試儒童例。取具廩保甘結。由教官加結送縣。審音委系本籍。方准選補。至考試時。仍令教官查確。申送院考。如有頂替。將出結各官照例參處。從之。」乾隆四十二年七月二十六日,已經六十多歲的乾隆皇帝自己還親自抓出了一個冒籍的紹興官員,「本日戶部三庫、帶領浙江解餉官紹興府通判張廷泰引見。聽其所奏履歷。似紹興語音。因加詢問。據奏、幼曾隨父至紹興、住居數年。遂習其土音等語。此與浙人寄籍順天者何異。而其言尚未必信然也……至於順天大宛兩縣。土著甚少。各省人民來京。居住稍久。遂爾占籍。從前曾令自行報明。改歸本籍。其中或實系無家可歸者。亦令呈明原籍某處。一體迴避。今張廷泰既系如此。」

1148年和宋代進士錄取圖元朝繼承了宋朝的做法,規定全國選鄉試合格者300人赴會試,其中蒙古、色目、漢人、南人各75人,各族又按行省分配名額。會試錄取100人,也各佔25人。

《中原音韻》音系雖然歷朝歷代語音都在發生變化,但直到清末,科舉考的還是中古時期的《平水韻》。

即便如此,冒籍現象還是屢禁不止。冒籍主要分以下幾個方式:冒商籍、冒邊遠地區籍、冒京籍。相比之下前兩者,作為京師的順天府,歷來是冒籍最嚴重的地區。順天府的大興、宛平是兩京城附郭縣,地位特殊, 在入學和取士方面享有很明顯的優惠。如雍正二年 (1724年),准直隸順天府、大興、宛平一學, 實分三學, 各取進二十五名。這種不公平也造成了冒籍、學額紛爭等問題。邊遠省份雖然容易考,但是錄取名額少。而順天府所屬兩京縣,得到朝廷的照顧,其錄取名額是最多的地區,其本地士子的考試水平不如江浙,這就是江南士子喜歡在冒兩京縣籍的原因。

之後,明朝在建文元年(1399年)至永樂二十二年(1424年)間,共錄取進士1938名,其中南直隸、浙江、江西、湖廣、福建、廣東等南方進士達1621名,佔總數的83.6%之多。針對此局面,洪熙元年(1425年),又一個江西籍宰相(內閣大學士)楊士奇(江西泰和人)提出了南北分卷的設想。宣德二年(1427年),南北卷制度正式確定,並增加了中卷,其具體細則為:若錄取100名,則南卷取55名,北卷取35名,中卷取10名。南卷為南直隸的應天及蘇松諸府、浙江、江西、福建、湖廣、廣東;北卷為順天、山東、山西、河南、陝西;中卷為四川、廣西、雲南、貴州及南直隸的鳳陽、廬州二府及滁徐和三州。

唐朝是科舉剛產生的年代,北方方言就有不小的劣勢,後來的朝代就更別提了。自從趙遴、李涪懷疑《切韻》是吳音后,宋元明還出現過淘汰「吳音」、突破傳統音韻標準的嘗試韻書。這些都是陳第之前的產物,現在看來純屬哭笑不得的事。這些韻書中最有名的便是周德清《中原音韻》。在作曲中是以《廣韻》為標準,還是以實際語音為標準,當時有着不同的意見。顯然,周德清屬於後者。查閱《中原音韻》時代的北方話,濁音和入聲都沒了,科舉劣勢進一步加大。

今年高考,廣東等地又出現了高考移民現象。當代屢禁不止的高考移民現象其實自古有之,源遠流長。自從科舉制度出現以來,歷朝歷代為擴大統治基礎,對各地錄取名額進行定額分配,平衡各地的取士人數。針對這一政策,科舉發達地區士子為了更容易地考取功名,跑到欠發達地區,佔用當地人的學籍參加科舉考試。這就出現了古代的高考移民現象——冒籍。為了防止冒籍,清朝發明了審音制度,即通過審查考生鄉音方言,來審查士子是否冒籍。那麼,這一舉措有何科學依據呢?

清代各省會試中額表冒籍是被清廷嚴厲打擊的。《欽定科場條例》卷三十五「冒籍」「現行事例」一部分中,第一條即雲「士子考試俱由原籍送考,其有假冒籍貫者,該生及廩保一併黜革。因而中式者,革去舉人,照例治罪。仍將原送教官、收考官、出結官、學臣、地方官、教官一併議處」。清朝還規定,自童試起, 就只能在本縣考。順治二年(1645 年)定下規矩,須祖父、父親入籍二十年方可在入籍地報考。唯一例外的是京官弟子,為了防止特權舞弊,他們必須回原籍地考試。康熙年科舉史料《何楷題應立鄉試條規事本》明確記載:「京官子弟應歸本省鄉試也。」

寧波話的魚虞分野古今方言有異是明嘉靖年間音韻學家陳第才提出的,「時有古今,地有南北,字有更革,音有轉移」,意為字音會隨着時空產生變化。前人並未有此發覺到這點。由於《切韻》不利於北方士子,唐代就有北方人懷疑《切韻》記錄的是江南吳語,陸法言是江南人(吳人)。趙遴(844年前後)的《因話錄》有記載:「又有人檢陸法言《切韻》,見其音字,遂雲:此吳兒,真是翻字太僻。」更有名的是廣明元年(880年)李涪鬧的笑話,他還針對《切韻》出了《刊誤》,他批評《切韻》「舅甥之舅則在上聲,故舊之舊則在去聲」。按照《切韻》的標準,舅甥的「舅」字屬上聲聲調,「故舊」的「舊」字屬去聲聲調。然而,當時北方話有一個明顯變化,出現了「濁上歸去」,一部分上聲字歸入了去聲。本屬上聲的「舅」成了去聲調,與「舊」字讀音合併。身為北方人的李涪分不清「舅」「舊」兩字的讀音區別。他先用西京(今西安)音檢驗《切韻》,發現西京音和《切韻》對不上;后想到用東都(今洛陽)音,發現也對不上。最後,他得出結論:《切韻》是吳音,「吳音乖舛,不亦甚乎」。其實,陸氏雖是典型的江南大姓;陸法言卻是個鮮卑人,本姓步六(陸)孤,其家族是北魏后才改漢姓陸。

清京師順天府下有對策,上有政策。為了防止考生冒京籍跨考,清朝發明出了「審音」制度,並設立了專門的考官——審音御史。審音,即核對考生的口音,以判定是否為本縣人。在1913年,讀音統一會確立老國音之前,中國是沒有官方語音標準的。如果不是土生土長或是擁有極高的語言天賦,很難混過去。這一政策,確實是打擊冒京籍的利器。某種意義上說,冒籍「審音」也算是考音韻,只不過考的是京音的音韻。

中國語言史上有一個重要人物陸詞,字法言,后以字行,世稱「陸法言」。陸法言的《切韻》是現知最早的一本韻書,被稱作「韻書之首」,之後的《唐韻》《廣韻》和《平水韻》等歷代官方韻書都是它的繼承者。隋開皇(581—600年)年間,陸法言集當時八名文人(劉臻、顏之推、盧思道、李若、蕭該、辛德源、薛道衡、魏彥淵)於家聚會時討論商定,並於仁壽元年(601年)成《切韻》。關於它的音系,音韻學家周祖謨認為:不是單純以某一地行用的方言標準,而是折衷南北音韻而定。根據《切韻》的語音系統,可以上推古音,下推今音,現代漢語普通話和各地方言的語音系統,基本上可以從《切韻》系統上得到解釋。

五代以後,北方戰事頻繁, 其經濟、文教和方言受到了三重打擊。科舉錄取率出現了南北易置的現象。宋嘉佑(1056年—1063年)吳孝宗所撰《余干縣學記》說: 「古者江南不能與中士等。宋受天命, 然後七閩二浙, 與江之西東, 冠帶詩書, 翕然大肆, 人才之盛, 遂甲于天下。」在科舉錄取人數南北比例十分懸殊的情況下, 到北宋中葉, 終於爆發了科舉取才的南北地域之爭。治平元年(1064年),司馬光(永興軍路陝州夏縣人,今山西夏縣)提出「分路取人」,即按高級行政區劃「路」(相當於當代的省)配給名額,建議以各路、州府考生的十分之一名額錄取進士。歐陽修(江南西路吉州永豐人,今江西永豐)予以激烈回應,堅持「憑才取士」。歐陽修還強調,南北差異不同,如果全國各路都錄取十分之一,難免有資質不好的北人濫竽充數。熙寧二年(1069年),宋神宗和宰相王安石(江南西路撫州臨川人,今江西撫州),為了照顧北方語音系統不如南方符合《切韻》的劣勢,還一度取消詩賦試;次年甚至還規定,京東東、京東西、陝西、河北、河東五路有優惠待遇。元祐四年(1089年),最終規定「經義取士、詩賦取士各五分取人」。這些政策便是分省高考和照顧欠發達地區政策的濫觴。

這意味着:在考科舉時,官話區人像學外語一樣,必須人為背出中古音韻分野,這當然是記憶上的重大負擔。為此,歷朝歷代的統治者不得不採取平衡地區取士的做法。

「審音」制度是清代科舉制度實踐中極易操作的措施,其制定的直接目的就是禁止冒京籍。不過,時至今日,由於學生都會說普通話,且新一代好多00后南方人都不會方言。這個辨別高考移民的利器恐怕是無法再使用了。

今日关键词:中国女足4-0美国